云服務大變局:出海成新角斗場

                            首頁 > 公司 >正文

                            【摘要】總體來看,在內外部環境劇烈變動之下,云服務行業也在發生全新的變化。

                              劉曠 原創  ·  2022-12-20 10:44
                            云服務大變局:出海成新角斗場 - 金評媒
                            作者: 劉曠   


                            根據Canalys的最新統計,2022年第三季度,中國大陸的云基礎設施服務支出同比增長8%,達到78億美元,占全球云支出的12%。自2022年一季度以來,年增長率已經連續三個季度放緩,并首次跌破了10%,進一步向個位數邁進。


                            與此同時,隨著后疫情時代的到來,社會總體商業活動有所恢復,但業務運營仍未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導致企業客戶不斷縮減其IT服務成本,以降低其運營風險??傮w來看,在內外部環境劇烈變動之下,云服務行業也在發生全新的變化。


                            增長新常態


                            與之前相比,盡管公有云市場仍然是總體云市場的基座,而行業云建設則為非公有云帶來了全新機遇,但整體云市場已經走過了高速擴張期,而進入了穩步發展期。


                            1.短期反彈難改既定格局


                            盡管云服務向傳統行業的“滲透”帶動了整體云市場的“增速反彈”,但難改現有的云市場格局。據艾瑞提供的《2022年基礎云服務行業發展洞察》報告顯示,2021年,中國整體云服務市場規模達到3280.2億元,增速為45.4%。從總體增速來看,這個增速依然堪稱“亮眼”,但這其中包含了以前疫情期間積壓或者延期交付的項目帶來的增長,以及云服務向其他傳統行業加速滲透帶來的“增速反彈”,但內外部宏觀環境的不確定性,仍然影響了云服務市場的進一步回暖。


                            另外,疫情引發的市場突變帶來的“數字化紅利”正在逐漸“消退”,新的更長期、更穩定的增長動能尚未找到。值得慶幸的是,云服務的供給端市場格局已經穩定,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和百度智能云四大頭部云服務廠商,總計占據了80%以上的市場份額,頭部地位不可撼動;需求端來自各行各業的企業,對上云、用云已經達成了基本共識,但云服務的“概念普及”階段已過,既有格局難有大變。


                            2.云市場結構性變動:由資源云轉向能力云


                            目前整體云服務的市場結構發生了改變,資源云增速有所下滑,而能力云則呈現高速增長態勢。據相關資料顯示,2021年中國整體IaaS市場規模達到2201.4億元,增速34.3%,PaaS市場規模達到420.7億元,增速約為55%,略快于前者。在基礎云領域,IaaS資源已從云市場的增長動力轉變為市場穩定的堅實支撐,成為產業互聯網時期的“數字日用品”。整體IaaS市場增速放緩,在于IaaS產品結構的調整,從早期著重在CDN等能提供營收增長的“面子產品”向算力傾斜,以匹配未來數字經濟建設更龐大的基礎訴求。


                            與此同時,PaaS市場已逐步成為基礎云市場的增長動力。從產品結構看,短期內數據庫、大數據仍是PaaS市場增長主導,人工智能貢獻較弱。但伴隨人工智能與數據能力的更多融合,人工智能產品應用場景的逐步拓展,長期看AI有望成為支持PaaS市場進一步發展的增量因素。

                            3. 舊的已去,新的未到


                            公有云市場總體增速放緩,行業亟待尋找新的增長曲線。公有云服務市場規模在2021年達到2290.5億元、增速為52.7%。2021年,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雖在后疫情階段迎來回暖,但宏觀發展環境的快速變革亦對公有云服務市場發展造成潛移默化的影響。


                            在基礎云領域(IaaS和PaaS),一方面,音視頻和文娛內容的行業熱度相較于復工復產前略有衰退;另一方面,泛互聯網行業的游戲和在線教育產業面臨發展轉型。受以上因素疊加影響,占據公有云服務市場主體的泛互聯網行業在2021年對市場增長貢獻有限。在云應用領域(SaaS),雖然SaaS在近幾年市場熱度高漲,但存在“叫好不叫座”的局面。


                            保存量、求增量


                            正如前文所述,由于互聯網行業紅利見頂導致云服務行業后續增長乏力,與此同時新的增量市場雖然已有所顯露但尚未“挑起大梁”,這就使得云服務商保存量、求增量的任務更加繁重。


                            一方面,當下泛互聯網行業已經進入了需求相對穩定的狀態,對于這部分客戶而言,云服務商的核心任務在于保持“存量”維持續費。


                            目前行業頭部企業租用云服務后廠商更新頻率低,腰部以及長尾客戶雖然流動性大,但也在云廠商間流轉,而其他小企業雖然數量龐大,但其營收對云服務商貢獻有限。因此,泛互聯網行業在公有云領域更多是存量空間的維護,公有云廠商依托技術能力的加速迭代和生態能力的持續完善,以鞏固泛互聯網行業的訂閱率/續費率。另外,中國互聯網行業正在經歷結構性調整,客戶的用云貢獻率略有下降,公有云市場的格局正在調整。


                            另一方面,對于像金融、政務、工業等正在加速“上云”的傳統行業而言,云服務商的目標則主要放在加速推進針對性強的行業云上,以求順利切入行業拓展新增量。


                            與互聯網行業不同,傳統行業的用云規范更加清晰明確,公有云廠商想要實現新增量,必須在多方面做出改變:一是在服務模式上,需要由互聯網思維轉為更貼合傳統行業習慣的思維方式;二是要以業務場景為切入點,以業務目標為出發點構建完整解決方案;三是在渠道觸達上更多發揮合作伙伴、生態伙伴的力量,實現對傳統行業用戶的直接滲透與間接影響。


                            不過,在各個行業云里面,具體情況又各有不同。比如,在非公有云領域,金融云、政務云仍然占據主導地位,但表現略有不同,其中政務云在2021年略有下滑,而金融云則伴隨著行業創新的進一步發展占比提升。


                            另外,工業制造、醫療行業的云服務開支迅速增加,但兩者動機截然不同,前者多圍繞業務主動上云,后者則更多是為滿足政策要求(城鄉醫聯體等)而被動上云,因此總體來看前者上云的效果更好、范圍也更大,相比之下醫療領域的上云不僅范圍有限甚至還出現了倒退,發展并不好??梢?,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無論是保存量還是求增量,云服務商所面臨的任務都較之前加重了。


                            中后部玩家加速追趕


                            長期以來,中國公有云IaaS市場始終保持著一超多強的態勢,除了阿里云之外,其余從第二排到第五位的企業所占份額相差并不明顯,而在外部環境發生極大變化的情況下,現有的云服務市場也在發生一些改變。


                            根據中國信通院數據,2020年中國公有云IaaS市場前三名的市場份額達到了59.4%,較2019年小幅下降了1.5個百分點;前五名的市場份額達到了76.3%,較2019年上升了0.6個百分點,表明市場集中度高,且頭部企業競爭較為激烈。2021年前三名的市場份額維持在61%的份額,前五名的市場份額下降到了70%,說明腰部的云市場份額逐漸被中小廠商瓜分。這種局面的形成,與多方面的因素有關。


                            一是行業客戶的用云需求轉變或者業務調整,導致其營收增長遇到瓶頸。比如,阿里云與字節跳動的合作,就因為后者自建云之后營收出現了增速下滑,短期內對營收影響較大;此外,頭部云服務商從較為標準化的互聯網客戶轉向政務云等復雜行業云之后,增長很難再繼續之前的那種高速增長,反而受行業影響越來越深,在推進云的過程中不自覺地延長了時間周期,這也是導致其云營收出現增長放緩的重要原因。


                            二是隨著行業進入“調整期”,大型云服務商為快速擴張而引發的諸如產出效益低等“后遺癥”開始顯現,而中小型云廠商則因為靈活機動、穩步發展反而實現了逆勢增長。


                            比如,中小型云服務廠商大多選擇自己擅長的領域切入,投入往往比較謹慎。以金山云為例,其早期發展過程中就緊緊圍繞音視頻云、游戲云等原金山系業務來展開,由此贏得了在相關領域的先機得以迅速壯大。而像阿里云、騰訊云等頭部廠商則選擇迅速切入有云需求的領域,其在獲得高增速的同時,也在部分行業犧牲了“效益”,并沒有實現真正的“高效產出”,而這些明顯拖累了其“后續增長的持續性”,而一直避其鋒芒的中小云廠商則一定程度上規避了這一點,從而在當下的環境中贏得了一些優勢。


                            出海對壘


                            據艾瑞咨詢提供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公有云IaaS全球交付市場及IaaS + PaaS 全球交付市場格局較為穩定,阿里云、騰訊云、亞馬遜云、華為云仍位居前列。今年以來,國內云服務廠商出海更是呈現出“加速”的態勢。


                            今年2月份,騰訊云針對跨境電商推出了“輕量化”解決方案;一個月后,華為云發布全球業務Boosting解決方案;5月,阿里云宣布啟用德國法蘭克福、泰國兩座數據中心,為當地發展企業及本土用戶提供云計算服務。9月15日,華為云聯合業界7家VC機構啟動了華為云加速器,全發展周期賦能全球初創企業……


                            總之,由于內外部環境的變化,不管是出于主動還是被動的緣故,如今出海都已經成為國內云服務廠商們的共同選擇。


                            一方面,相比國內而言海外互聯網業務方興未艾,這為國內云服務廠商的出海提供了極其重要的外部環境。據中橋咨詢調研數據顯示,后疫情時代超過60%的出海企業海外業務涉及三個以上大洲,其中東南亞、歐洲和北美,依然是中國企業出海目的地的首選。與此同時,疫情期間風起云涌的“跨境電商”,增大了互聯網公司對云計算的需求。而對于出海的中國企業而言,中國云計算廠商相比外商則擁有文化、思維方式、溝通上的便利性,出海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另一方面,國內科技公司發展迅速,亦將目光投入到發展中國家聚集區域,以兼顧“優勢技術轉化為經濟效益”和“就地取材以降低經營成本”。除了前面的“陪同出?!敝?,國內科技公司出海還瞄準了當地市場的一些企業,其通過為其提供數字化、智能化的云基礎設施,幫助其實現更高效、更便捷地線上服務做到“降本增效”。就此而言,云服務商出海不僅是維護現有客戶的需要,更是開拓新市場的需要。


                            而以國內市場增速見頂、海外市場發展如火如荼的狀況來看,當下云服務出海潮只是剛剛開始,云服務真正的大航海時代還遠未到來。不難預見,隨著越來越多的云服務廠商出海,未來云服務廠商在國內市場對壘的局面也將在海外上演。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劉曠

                            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18沈嶣